留學美國為何不那麽美了

发布时间:2018-08-09 14:56:42 编辑:Admin 手机版

  近日,美國國際教育學會發布年度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度美國在讀國際學生總數增速出現放緩跡象,2016年度首次赴美求學國際學生數量與前一年相比,下降了近1萬人。這是12年來,該數字首次出現下降。


  國際教育學會於2017年9月、10月聯合其他9家教育行業協會對500家美國高校開展的另一項調查表明,2017至2018學年美國高校吸收國際學生增速放緩的態勢繼續顯現,且新生入學數進一步出現了7%的下降。

  非知名高校國際學生數量下降明顯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學會年度報告,2016至2017學年,美國高校在讀國際學生總數大約為108萬人,增幅僅為3%,與前些年7%到10%的增幅相比,增速放緩明顯。

  報告調查項目負責人、國際教育學會研究部主任裏耶卡·班達裏博士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眾多美國高校正為國際學生赴美求學熱情下降而感到擔憂,不少高校認為美國國內的社會政治因素,例如簽證政策以及校園安全狀況等,正影響國際學生的求學決定。

  加劇美國高等教育界擔憂的是,有研究表明,2017至2018學年國際學生赴美熱情將繼續降溫。6家美國高等教育協會在2017年曾聯合開展了一項覆蓋全美250所高校的調查,以衡量申請2017年秋天入學的國際學生情況。結果顯示,39%受訪高校表示國際學生申請數量出現了下降,而申請量上升的高校只有35%,26%的高校則表示沒有明顯變化。2016年度,中國與印度兩國留學生占美國國際學生總數47%,但該項調查表明,25%受訪美國高校表示2017年來自中國學生的本科就讀申請數下降,26%受訪高校表示來自印度學生的本科就讀申請下降。

  班達裏告訴記者,當前不同地區、不同類別高校遭遇的情況不完全一樣,例如中西部地區高校以及得克薩斯等州的高校,國際學生熱情“退潮”趨勢反映得更明顯。同時,非知名高校對於國際學生數量下降的擔憂更強烈。據報道,艾奧瓦大學2017年秋季國際學生入學總數為3564人,而2015年該校入學國際學生則有4100人。2016年秋,中密蘇裏大學有2638名國際學生入學,但2017年秋季只有944名。

  政治生態與安全狀況影響留美熱情

  美國高等教育界普遍認為,當前美國紛爭不斷的政治生態與公共輿論影響了國際學生赴美求學的熱情。

  美國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首席執行官、美國國務院前助理國務卿埃斯特·布裏默認為,國際學生家庭普遍註意到了美國的一系列新聞,例如美國政府推出旅行禁令。來自被納入旅行禁令名單國家的留學生出國參加學術會議或者回國探親之後可能發現自己無法重新進入美國,預計大約1.7萬名學生將受禁令直接影響。潛在的留學生更大的擔憂是,一系列新政策與公共討論反映出美國對待國際學生的態度有了變化——2017年7月,甚至一度有消息傳出,美國國土安全部正考慮推出新規,要求美國在讀國際學生每年重新申請簽證。

  美國惠頓學院院長丹尼斯·漢諾此前在《華盛頓郵報》網站撰文指出,“我們的政治氣候才是問題所在”。漢諾以自身經歷舉例指出,當前美國公共輿論風波不斷,正讓更多國際學生將目光轉向別處。惠頓學院2017年曾推出一項專門為戰亂國家學生設計的獎學金,且在發放時側重考慮來自被納入旅行禁令國家的學生。此舉引起了美國國內自由派的廣泛支持,但在保守派人士中引起了憤怒,甚至許多校友、捐贈者也出面明確表示反對。

  美國社會愈來愈頻繁發生的槍擊事件、仇恨言論等,也被認為影響了國際學生的選擇。2017年早些時候,一名印度裔工程師在堪薩斯城遭槍擊死亡,該案主犯被曝出是出於種族仇恨行兇。此事在印度國內引起廣泛關註,印度駐美使館還一度介入。在高校看來,類似事件影響了印度學生赴美求學的積極性。位於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州立大學2017年印度學生申請數下降了37%。該校校長維姆·維維爾在前往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與數位被該校錄取的印度學生見面後表示,這些學生的家長普遍對孩子在美國的安全狀況擔憂。

  與此同時,在吸引留學生方面,各國大學的競爭也在加劇。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報道,當前加拿大高校對國際學生的吸引力顯著提升,多倫多大學國際學生申請數增加了20%,威爾弗雷德·勞裏埃大學國際學生申請數增加了32%。分析認為,更多學生在美國與加拿大高校間選擇後者,因為後者就學成本更低。有統計顯示,國際學生在加拿大公立大學就讀本科一年學費平均為17264美元,在美國則是24930美元。事實上,更多美國學生也正因為成本因素選擇赴國外求學。2016年,超過32萬美國學生選擇赴國外攻讀學位,比前一年增加了4%。

  美國教育界擔心大學開放性與競爭力受損

  2006年以來,美國高等教育國際化經歷了一段黃金期,國際學生數量增加了85%。正因為已經習慣了前些年的快速增長,當前國際學生赴美熱情下降趨勢引起了美國高等教育界的普遍擔憂。

  這其中不乏經濟層面的考慮。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2016年度,國際學生給美國帶來的收益達到390億美元,包括學費、住宿與生活支出等。大約2/3的在讀國際學生從美國以外獲得學習生活經費。具體到每一所高校,國際學生入學帶來的經濟好處也是明顯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校長吉恩·布洛克不久前就曾坦承,加州以外學生繳納的高額學費,讓學校有足夠的經費提供更多教育項目,進而為所有學生帶來益處。

  “美國吸引國際學生的情況是衡量美國國際角色的晴雨表。” 美國國務院高級顧問瑞克·露絲此前在公開活動中如此表示。目前,美國高校普遍擔憂美國政治生態中孤立主義擡頭,並將逐步影響到大學的開放性與競爭力。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最近在一篇長文中寫道,當前美國社會民粹主義擡頭,其訴求更接近歷史上19世紀反移民的無知黨以及麥卡錫、喬治·華萊士版本的民粹主義,特點正是仇外和追求與外界隔離。

  一直以來,美國教育界普遍認為,國際學生進入美國,增加了校園多元性,有助於打造更加富有創新性的學術環境。正因為有感於美國一直引以為傲的教育優勢被削弱,美國國際教育學會會長艾倫·古德曼在年度報告發布後指出,“各國爭奪人才的競爭正在加劇,美國高校積極主動接觸國際學生很重要,美國保持其學術大門的開放性更是至關重要”
本文已影响0
+1
0